已經忘了多久沒跟拔好好聊天 雖然是同住一個屋簷下

多虧麻手慢腳慢((麻躺槍))才讓我有機會跟拔一去清理她剛買回來的魚只

有一句沒一句地閒搭著亂七八糟的話題

那段小時光一直甜甜的((明明是魚腥味

像是回到小時候他教我認這個認那個

時間一過就是二十年((擦淚

原來拔除了睡醒就要念人這種死人骨頭怪脾氣以外 還能跟我輕聲細語

 

今天剛好他農曆六十歲生日 

前天因為那隻山豬魚突然高燒不退又全身乏力就被嚇得什麼都忘光光

文章標籤

艷荔愛大勝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